您好,欢迎来到北京锐海三维科技有限公司 宁夏锐海科技有限公司
新闻中心
投资未来的3D打印客户
2016-01-19
3.png

“3D打印技术在教育领域中的运用则存在无限可能,足以颠覆你的想象。”一份来自国外的Sphioc Capital研究报告认为,3D打印在全球工业市场已有大量运用,但在教育领域还只是刚刚开始。

  可喜的是,*近两年中国各类教育机构对3D打印的“刚性需求”启动,并呈爆发式增长。与教育相结合,也被认为是中国3D打印克服设计和应用环节瓶颈的突破方向之一。

在中国制造业转型及全民创业创新的浪潮中,3D打印似乎在这里寻找到契合自身特性的生存空间——能够鼓励创意、滋生创新的文化氛围,并对未来潜在的使用者进行了启蒙教育。中国3D打印教育“刚需”市场是否将由此快速启动?


  

  今年7月初,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高职组“工业产品造型设计与快速成型”总决赛于天津职业大学圆满落幕。这场比赛的特别之处在于,各参赛队利用北京太尔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太尔时代”)的3D打印机快速成型设计模型,展现创新能力与实操技能。

  身为亚洲**的桌面3D打印机设备生产商,太尔时代从2003年创业时起即以教育市场为重点,针对学校与家庭相继推出价钱仅相当于高配置智能手机的时尚桌面机型,被很多行业人士认为是开拓3D打印教育市场商机的典型。

  今年6月,该公司联合中关村管委会等部门启动 “3D打印培育工程”,在北京选取50所中学建设实验基地,并赠送3D打印机和提供技术宣讲和教师培训。

太尔时代联合中关村管委会等部门启动 “3D打印培育工程”

  越来越多的3D打印厂商开始关注这一充满巨大潜力的市场。“从让小学生开始了解3D打印,长远看相当于对基础用户市场进行了很好的培训。”浙江闪铸三维科技公司总经理陈铮铮告诉《3D打印世界》,从去年10月起,闪铸也开展3D打印科普示范课程,并对金华地区高校开展3D打印知识讲座。两家企业的类似做法,体现了国内3D打印制造商顺应教育市场需求,开始从卖“设备”到提供“工具”的微妙转变。

  同时,另一种“轻资产”的创业风潮衍生出——3D打印创新教育咨询培训。诸如杭州铭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推出TEACH 创新学园,为小学三年级到初中三年级量身打造3D打印创新教育,据悉这种课程在武汉、成都等地的青少年宫和科技馆已获得较高接受度。

  “投资教育,就是投资未来的客户。” 新三板首家3D打印挂牌生产商先临三维某高层的这句话,诠释了众多淘金3D打印教育市场者的“先机”意识。

  现实需求催生:

  成为创业创新的基本工具

  业内人士看来,3D打印教育市场全方位的升温或有其必然性,因为它顺应了中国制造业的转型与创业创新的浪潮。自上而下的政策引导,对创新型教育体系的建立发挥了强烈的指引作用。

  围绕“中国制造业2025”规划的出炉,国家工信部出台《国家增材制造产业发展推进计划(2014-2016年)》,提出加快3D打印技术在儿童创新教育中的应用。也正是从去年起,3D打印技术在教育上的尝试层出不穷: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航3D打印飞机零部件公开亮相;成都市锦江区7所学校建3D打印未来教室;今年7月首届中国科技馆“玩转3D打印趣味夏令营活动”成功举办……

  “3D打印不应只是设备,而是工具。在当下创业创新的浪潮中,离不开3D打印这个基本工具。”太尔时代市场总监郭峤评论。他举例,很多学校纷纷建立各种创新实验室、科技中心、三维设计模型工作室,这些都催生了对3D打印的“现实需求”。

中国儿童中心和太尔时代共同打造推出的3D打印夏令营“梦想动物园”
以美国几乎所有大中小学都已开设3D打印课程为例,杭州铭展网络总经理金涛在接受《3D打印世界》采访时说,“3D打印已成为‘美国智造’的有力手段。在多年来一直提倡创新教育中国,目前科技创新教育仍处于一个摸索阶段”。他表示,事实已证明3D打印课程可以让枯燥的理论变得生动起来,“它是一种同时拥有视觉和触觉的学习方式,具有很强的诱惑力”。

  “3D打印谈不上对已有教育产生颠覆性的影响。”陈铮铮认为,但它能够与学校传统教育产生良性互动,“在原有课程中发挥更科技化的辅助作用。”同时,3D打印所滋养的“创新创造氛围”,或是中国传统教育体系迫切希望弥补、并与职业教育需求对接的“亮点”。现实中,陈铮铮所接触的不少职业学校“已在招生中感受到学生上3D打印课程的强烈需求,家长也会比较看重相关专业是否会提供3D打印学习机会。”而3D Inside Printing全球巡展策展商、珠海再生时代董事总经理李广连认为“3D打印作为智能制造的强大工具,能够帮助职校、大学师生和企业技术人员,将创新设计的零件或产品快速成型,必定为国内制造业研发水平和生产效率产生深刻影响。”



英国Holbrook小学运用闪铸科技Dreaamer进行3D打印教育课程的授课

  因教育对象不同,现在各类学校的采购需求存在差异:中小学倾向于万元以内配置的入门科普级桌面级3D打印机,职校则青睐打印精度较高的应用型设备,大学则会将普通级与工业级别的设备相匹配进行采购。“来自大学、高职的需求一直比较旺盛,但是现在高、初中乃至小学都已有很多新增需求。”太尔时代市场总监郭峤表示。

  陈铮铮则回忆,闪铸科技从2011年开始开拓桌面机教育采购市场,*初只是接到来自老师的零星采购,但*近两年从“几十到几百台”的校方大批量采购明显增多。例如今年7月初已接到来自上海某学校一百台FDM桌面机的订单。

  与此同时,国际传统软件巨头的转型与新进,也大幅度提升了中国3D打印教育教育领域的想象空间。令人鼓舞的莫过于今年5月3日,先临三维宣布与欧特克亚洲(Autodesk Asia)签订了一份6300台桌面3D打印机的采购合同。后者将把打印机主要用于教育领域,并会为学生、教师和教育机构提供多款简单易用的免费设计软件。

摆脱价格展:

  提供全方位的解决方案

  3D打印机学校教育市场前途光明,但隐忧仍存。仅从设备销售角度而言,由于尚未摆脱同质化竞争的桌面级3D打印机占较大比重,在学校等教育机构多采用招标采购大单的模式下,不可避免将价格战等无序竞争带入其中。
对此,李广连等多位业内人士认为,目前3D打印机生产的统一国家质量标准尚未出炉,而校方作为消费者对3D打印*重要的标准并不完全了解,仅靠简单比较精度等参数,无法全面把握设备质量与环保水平,变相加重了招标中的价格权重。另外,由于近两年生产成本较低的开源3D打印机大量涌现市场,导致价格战在教育领域同样越演越烈。“国家采购目录中并没有推荐3D打印机,学校在采购时无法获得指导性思路。希望将来国家能把拥有良好品牌形象的3D打印机加入采购目录。”郭峤提议。

  《3D打印世界》了解到,为摆脱价格战的泥潭,不少厂家从过往单纯卖设备延伸至完善教材、软件、售后多项服务。“我们要提供的是全方位的解决方案。”郭峤解释,公司会针对不同学校提供不同的解决方案,但都会强调“机器可操作性、软件简易性、打印材料安全性和教程启发性”。以闪铸今年7月**推出的一款名为FINDER“发现者”桌面FDM机型为例,陈铮铮强调,会更多针对家庭、小型教育系统应用对象提供“简单易用”功能,比如开发手机APP直接将二维转成三维图像、建立云端图形库等。

闪铸新品FINDER

  创业3D打印创新教育培训市场的金涛则总结,3D打印教育市场面临技术、观念与教育体系构建设三方的挑战。其中,师资不足、课程不足、设备易用性欠缺等是*现实的问题。例如,设备实用操作还主要面向技术人员或极客们使用,易用性有诸多欠缺,导致在教育市场推广过程中产生一定阻力。同时,他认为,3D打印作为全新工具,必须有新的教育观念和方法与之相适应。“如果仅仅把它作为现有教学体系下的一个实验工具,并不能发挥它真正的作用。”*终,他希望能面向未来人才与新一代青少年特点,建构基于3D打印技术的全新教育体系。

  然而,除去社会机构,国内教育市场尚缺“家庭”这样一个庞大市场的开拓。此前有看法认为一旦3D桌面打印机降至2000元人民币以下,等同于一个普通数码相机的价格,将迅速打开面向家庭的通道。

  “当3D打印精度提升、稳定性提高、价格进一步回落比如千元一台时,家用市场将会得到加快开发。” 陈铮铮展望。金涛同样乐观看待随着市场打开,3D打印机将更快走进大众消费市场,为了满足市场需求符合大众市场的定位,3D打印机的售价也将会进一步降低,更加平民化。“现在的3D打印教育的学生,将来很有可能成为3D打印机的消费者”他说。

  “相信3D打印机会和计算机一样,**每个人都会使用。”郭峤坚信。


微信二维码扫描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科技园昌平园区超前路35号化工大学科技园
电话:
010-89788992
邮箱:ruihaikeji01@163.com
分享到:
地址:宁夏银川市金凤工业集中区5号楼2层
0951-6159534